不忍目睹!中超转会冬窗变成了欢乐“零元购”活动

不忍目睹!中超转会冬窗变成了欢乐“零元购”活动

中超转会市场有史以来最活跃,交易费却可能是史上最低。这是什么情况?提这事之前,我们先说说转会市场有什么用处。

转会市场有何用?

按个人理解,国际足联设置转会市场大概有两大用处。

1、激活球员的流动。

正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人挪活,树挪死”。

这两句话说的都是类似的道理:俱乐部之间的球员要有流动才有活力,一支球队的球员如果是N年不变就犹如死水一潭,很难维持强大的战斗力。

2、让俱乐部之间做买卖,有钱可赚。

这就是职业足球的真谛!职业俱乐部需要资金来维持,那么就必须要有赚钱之道。

俱乐部赚钱的方法有很多,不外乎是卖球票,卖俱乐部周边产品,找赞助费以及转播费等等。而卖球员,也是不少俱乐部生存的秘籍。

想想当年的辽足,靠着雄厚的青训底蕴,只需卖球员就能活得很滋润。但一旦没有球员可卖,或者球员卖不出好价(内援转会费被封顶2000万),俱乐部的资金就枯竭,难以为继,最后无奈解散。

有人批评是“金元足球”破坏了中国足球,无非就是说球员的身价更贵了,导致俱乐部的花费更多了。这话貌似有道理,其实不尽然。

凡事皆有两面性!买家的花费多了,意味着卖方更赚了。如果卖方拿着赚到的钱继续投入青训,培养出更好的球员,这其实也是一种良性循环。

试想,如果辽足还能继续源源不断地靠卖球员过日子,是很难倒闭的。

如果说在“金元足球”时代俱乐部还有选择的余地,比如说人家大举烧钱引援,你可以少烧甚至不烧。但到了如今的“公益足球”时代,俱乐部就没有选择了。

为何说在“公益足球”时代,俱乐部没有选择余地?

根据德转管理员朱艺的消息,2022年中国三级职业足球联赛在冬窗内援市场的总交易量仅为182万欧元(约合1250万人民币)。

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中超、中甲和中乙,这三级联赛的本土球员在冬窗的转会费总和仅为1250万人民币。此举让足协规定单个本土球员转会费不得超过2000万元限额成为一张废纸。

足球报记者王伟表示,这个内援转会窗真正花钱引人的俱乐部不多,可谓是创造了引援资金流动最低纪录,冬窗变成了“冻窗”。

自从1994年成立中国职业足球联赛以来,至今已经过去28个春秋。这个冬窗,可能是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成立以来交易量最少的一次。

2022赛季,中超出现相当罕见的一幕:冬窗转会市场居然是28年来最活跃的一次。

据足球报的报道,由于俱乐部的引援不限量,本次冬窗转会人数基本可以确定创造了历年来转会人数之最,有几家俱乐部引进的球员数量甚至超过20人。

一边是交易量暴跌,交易额急剧萎缩;另一边,转会市场却是异常火爆。

这种强烈的反差既令人看不懂,又很好理解。

转会是有史以来最活跃,为何交易额却几乎是史上最低?

这不得不说回到上面的问题。

“金元足球”时代是卖方市场,卖方待价而沽转会费自然越高越好。而“公益足球”则相反,是买方市场,基本是买家说了算。

市场上出现大量自由身球员,买家挑到眼花缭乱。由于买家的选择太多,导致好球员即便是国脚级球员也很难卖出好价。这就是所谓的“有价无市”!

再加上很多球员在老东家被欠薪,双方以欠薪抵消转会费,买家一分钱不掏就可以挖到以前动辄上亿才能揽到的国脚。

不忍目睹!中超的转会市场变成了买家的欢乐“零元购”活动。就算是上港这种财大气粗的俱乐部也能一分钱不花,就可以在这个“活动”中捞到不少“大鱼”。

卖家本来就缺钱,如今反而连卖球员也赚不到一分钱,这下子资金上就更捉襟见肘了。

“公益足球”下,中超两极分化更加明显:有钱的俱乐部人财双全,球队实力更强;没钱的人财两空——转会费没捞到,球员却走了,球队的实力也更弱了。

最高检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决定逮捕

最高检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决定逮捕

原标题:最高检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决定逮捕

中国最高检对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宋太平决定逮捕

中新社北京1月25日电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25日通报,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宋太平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宋太平作出逮捕决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公开资料显示,宋太平生于1955年12月,1979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3月参加工作,中央党校成人教育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学专业毕业,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他曾长期在河北省工作,曾任张家口市委书记、保定市委书记等职。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月10日通报,宋太平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他被指“组织原则缺失,卖官鬻爵,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并被指“收受名贵字画等财物,违规从事营利活动”等。(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俄媒:西方“联俄抗中”是空想

俄媒:西方“联俄抗中”是空想

原标题:俄媒:西方“联俄抗中”是空想

俄新社1月25日文章,原题:西方的空想:他们需要俄罗斯来对抗中国随着普京总统访问北京的日期越来越近,盎格鲁-撒克逊人编造的谎言的荒谬程度也越来越高。然而,事实将证明,编造这些谎言的目的不仅不会实现,最终结果将与西方的期望相反。

中国要求俄罗斯在冬奥会期间不要攻击乌克兰的“假信息”大家都听说过吧?这是美国彭博社闹出的洋相。西方国家认为,俄罗斯人有这样一个传统——在奥运会举行期间大举扩张。当然,这不是盎格鲁-撒克逊国家媒体的新论点,其目的是离间俄中关系,为两国关系播下互相猜疑的种子。西方国家对抗俄中两个伙伴国的主要方法是扩大两国间的任何裂缝。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和中国都做出了强烈回应。俄罗斯外交部称:“这是美国相关机构借助该媒体采取的专项信息行动。”中国外交部也表示:“该报道纯属子虚乌有,这不仅是对中俄关系的诬蔑、挑衅,也是对北京冬奥会的蓄意干扰破坏,这种卑劣伎俩骗不了国际社会。今天的俄中关系成熟、稳定、坚韧,双方在各层级保持密切沟通,任何试图离间俄中关系、挑战两国互信的行为都是徒劳的。”西方的这种挑衅行为产生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西方与俄罗斯建立正常伙伴关系的尝试没有可能成功,因为俄罗斯绝对不会信任它们。即使是欧洲设想独立地与俄罗斯建立关系,也不会削弱俄中关系,因为这种关系符合两国建立全球新秩序的理念。而试图同时向俄中两国施压,对西方来说无异于自杀。与其说是因为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遏制政策让俄中两国走近,不与说是因为两国早已意识到,两国密切的关系对双方都有利。因此,俄中不会允许任何外部势力影响两国的这一战略选择。(作者彼得·阿科波夫,柳玉鹏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美拒绝为俄宇航员发放签证,俄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开了危险的先例

美拒绝为俄宇航员发放签证,俄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开了危险的先例

原标题:美拒绝为俄宇航员发放签证,俄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开了危险的先例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俄罗斯国家航天集团公司新闻处22日发表声明称,美国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宣布,拒绝为俄宇航员尼古拉·丘布发放签证。美驻俄大使馆23日回应称,美方正在尽一切努力继续向俄罗斯宇航员发放签证。俄媒称,在俄美关系极度恶化的背景下,这一事件在俄国内引起强烈不满。

据俄塔社23日报道,俄航天集团声明称,丘布原定于2023年在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他需要获得美国入境签证,以便在国际空间站美国舱段的复制模型中进行为期5天的训练。按照惯例,俄美两国的宇航员在执行空间站飞行任务前都会前往对方的宇航员培训中心熟悉对方舱段的工作情况。俄宇航员前往美国林登·约翰逊航天中心,美宇航员则前往俄罗斯加加林宇航员培训中心。俄航天集团称,美方拒发签证至少存在改变丘布在2023年春季训练时间表的问题,即便签证问题能够得到及时解决,训练计划也必须进行修改。

美驻俄大使馆发言人詹森·瑞布霍兹23日表示,无法对办理签证的个别情况作出评论,但美使馆正在尽一切努力继续向俄宇航员发放签证,“即使是在工作人员编制有限的情况下”。

俄《共青团真理报》23日援引俄航天集团公司总经理罗戈津的话称:“美国此举为两国国际空间站合作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现在从华盛顿和布鲁塞尔出来的那些‘冷风’(对俄负面情绪),可能已开始投射到太空领域。”俄宇航员科尔尼延科表示,日益加剧的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导致俄美在国际空间站的联合工作完全停止。他说:“美国此举是完全愚蠢的。到目前为止,国际空间站一直是政治之外的孤岛。现在美国人已经把他们的政治放在那里了。这很糟糕,令人遗憾。”(柳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